小安的向日葵w

【奶茶】
【友情向】
【吴世勋x鹿晗】
【大概算是朋友后续】
【也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东西😂】

    鹿晗的目的地是他的家乡。当然,他并不打算回家。
    只是散散心而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和家人一起的话说不定就走不了了。
    哦忘了说,鹿晗的工作并没有辞掉,仍然在那一家杂志社,只不过不再只是小小的文字编辑,也算是半个专栏作家。不用说,肯定是鹿晗的文学天分被发现了呗,再加上文学系毕业的,试着写了几篇文章登了上去,结果还挺乐观的。杂志是月刊的,一次的稿费也不算少,再加上电脑仍然可以做编辑的活儿所得的工资,也够在外生活。
    回家乡这件事,也不是谁都不知道,至少,黄子韬是知道的。黄子韬是鹿晗童年的玩伴,读高中的时候随着家人去了另一个城市,读完大学又回来了,说是舍不得这里。啧,也不知是谁曾经说的,小城市生活没那么辛苦。
    打算休养几个月,索性就麻烦一下朋友咯,想着,鹿晗便堂而皇之地住进了黄子韬家,当然黄子韬也没说什么就是了。
    黄子韬是一家服装店的经理,凡事都要讲究情调。
    比如吧,明明一包速溶就可以解决的咖啡,偏偏要拉着鹿晗去楼底下新开的一家咖啡店。
 
    不得不说,这家咖啡店的格调确实挺不错。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黄子韬刚进门就接了个电话,让鹿晗自己先逛逛,找个位子。
    鹿晗应了声,环顾着整个咖啡店的装横。有点像木屋的感觉,四周全是木质的桌椅,墙上也铺上了木板,顶灯也十分精致,光线有明有暗,再加上舒缓的英文歌,如果除去头顶上斑驳的未装修的屋顶,简直可以说是完美。
    “这位小哥好像对我们的屋顶不怎么满意。”一个男声响起。
    “啊,对不起。不过是有点,如果是木屋的尖顶那样就很容易装修,但是现在的建筑都是平顶,无论怎么铺放装饰品,都会显得怪异。”先道了歉,忽然又想起张艺兴曾经和他说过的平顶和尖顶不同的感觉。
    “我也这么觉得,不知道这位先生有什么建议吗。”礼貌的微笑,眼睛却眯成了月牙,十分好奇眼前的人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那个,我有个朋友,是学建筑的,他对平顶也持不怎么满意的态度,好像曾经也和我说过类似的建议,”略带歉意地望向眼前的少年,“但我好像不怎么记得了。抱歉。”
    “啊这个当然不需要道歉。不过我对你所说的建议很感兴趣,我也想着要把这个屋顶重新修缮一遍,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请你帮我去联系一下你的朋友吗,万分感谢。”说着,两人已经呈面对面坐着的情况
    “...我的朋友刚结婚,可能不太方便。那个...如果可以的话我帮你联系吧。”眼神飘忽了一会儿,又重新回到了眼前的人身上。
    “啊,这样的话是我失礼了,如果不行就算了吧,我自己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啊对了,我叫吴世勋,是这家店的店主,我们的店刚开张没多久,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完善,还请多多包容。也希望能多多惠顾哦!”看到黄子韬接完电话回来,吴世勋便起了身,请他坐下。
    “要喝点什么?”顺手从旁边抽了本茶点单,问坐着的两个人。
    “一杯美式,冰的。鹿哥你呢?”
    “我不怎么喝咖啡的,其他有什么推荐吗?”转眼望向站着的那人。
    “嗯...奶茶怎么样?看你应该会喜欢的样子。”
    “那就奶茶吧。”喝红茶的老毛病是该改改了。
    “香芋的吧,新口味,尝尝?”
    “行。我怎么觉得你像个搞推销的哈哈。”
    “此言差矣,这是每个走上社会的人的基本技能,不信你问你对面那位。”
    “你们...?”
    “我们是同级生,初中的。”
    “开咖啡店和经营服装店一个道理,用好的环境吸引顾客,好的口才说服顾客,好的质量圈牢顾客,三步齐了,离成功也就不远了。我这第一步还有点儿瑕疵,这位小哥不如帮忙想想办法?”熟练地操作着制作咖啡所需要的工具,嘴上却和鹿晗他们聊着天。
    “我说你还是别叫我小哥吧,我叫鹿晗,天将明的那个晗。我尽我全力帮你想想吧,我也有点强迫症。”
    “姓鹿?这个姓氏倒是挺少见的。不过等你好消息啦。”
 
    黄子韬咖啡喝到一半,被一个Call给叫走了,说是店里有些事情要紧急处理。
    鹿晗和他道了别,原先就有点坐不住,再加上杯子里的奶茶也慢慢见了底,也向吴世勋打了个招呼,结了账出了门。
    门外风有点儿大,虽然温度不是很低,但也让人清醒了许多。此时已将近黄昏,天边变成了一片橘黄,这也算是,黑暗来临前的最后一缕光亮吧。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虽然许久没有回到家乡,许多路已经记不清楚了,还有些地方变化也挺大,但似乎也不至于迷路。鹿晗虽然方向感不是很好,但比起张艺兴这类彻底的路痴来说,确实,算是不错的。
    也许也是因为变化太大的关系,不知不觉,才发现自己站在了自家楼底下。确实,父母住的地方,和黄子韬所租住的房子间,隔的距离也不算很远。
    在楼下驻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上去。等到绿灯亮起,鹿晗踏上了斑马线,向马路对面走去。家的对面有一家书店,小学的时候,经常喜欢在放学后,去这家店里翻翻书。不过这个习惯在迷上足球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没想到这家店这么久了还在。
    走进书店里,习惯性地先去看了看杂志类堆放的地方,想找一些有关于体育的杂志。不过在鹿晗看到某本杂志上的某个标题时,改变了主意。
    那是一本旅游杂志,名字好像是叫什么《旅途》来着。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钟大所在的杂志社没有错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那个叫做“论各风格咖啡厅的精巧设计”的标题。也许这会对吴世勋有点儿帮助?
    鹿晗去收银台付了钱,照着不怎么准的记忆磕磕绊绊回到了黄子韬家。往自己平常用来的工作的地方一坐,就撕开了书本外包装的塑料袋,查了目录就翻到了那一页。中式,英伦式,海洋风,田园风,木屋式...阿就是这个。
    文字举例了几家典型的咖啡厅和所在地址,简单介绍了这一类咖啡厅的特点,然后配上了几张图。有一个咖啡厅是建在海边的,类似于茅草屋尖顶的建筑,有一张内部的仰视图。在尖顶与墙壁相接的地方,放置了一张不知道是木制的还是竹制的“网”,将整个格局从尖顶拉成了平顶的样子,再加上“网”与尖顶中间还有空闲的位置,因为“网”的关系会感觉尖顶朦胧可见,使人觉得整个空间广阔了起来,而且比单纯的尖顶显得更有设计感,再加上一些吊灯的点缀和简单的缠绕状的装饰,与店主所想要的基调就更加吻合了。
    尖顶可以用一些手段来伪装成平顶,那能不能把平顶伪装成尖顶呢?吴世勋的咖啡店的竖直空间挺大,所以鹿晗一进去就会发觉顶上与咖啡厅的整个格调不搭。可以利用这样的格局,在上面搭成一个三角形的网棚,吊灯和风扇可以穿过这个棚,这样就不会显得太突兀,再加上可以放一些可以缠绕在网棚上的人造藤蔓花草,可以遮住大部分的顶端的瑕疵,虽然这样的话灯和风扇有问题的时候修理麻烦点,但是也算一个可以采取的办法。
    反正他也只是让我提个建议,可行性什么的也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吧。抱着这样的想法,鹿晗向黄子韬要了吴世勋电话,打了过去,说了自己大致的构想。吴世勋听了以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说这件事还不急,让鹿晗有空再去一次店里,慢慢谈。
    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一边,想着反正最近的工作告一段落了,便随手翻起了这本旅游杂志。没多久,又翻回了这篇文章。准备跳过去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的手停了下来。停留在的页面是标题所在的那一页,摄影师那一栏后面跟着的那个人的名字,是金钟大。钟大啊,你又帮了兄弟一回,下次请你吃饭。笑了一会儿,又继续往后翻。有一篇以漫画的方式,来介绍某个地方的风土人情的版面吸引了鹿晗,笔触不算很成熟却很让人看得舒服,配字也十分有趣,很容易提起人们的兴趣。作者名字好像叫什么,边伯贤?好眼熟。阿对了,之前钟大摄影的那篇介绍好像是他写的。真是难得的人才,有时间,让钟大介绍这小子给我认识认识呗。
    故事与故事之间,也不是完全没有交集吧。

    鹿晗在文档上修改完最后一个不妥的地方,重头把发来的文章看了一遍,自己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就发给了负责下一个工作流程的同事。这是鹿晗今天所需要修改的最后一篇文章,也是今天的最后一份工作。所以,这就算下班了。
    伸了个懒腰,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五十。黄子韬今天在服装店轮四点到九点的班,一小时前就出去了。鹿晗也懒得自己煮饭,就琢磨着出去随便吃点儿。不知道吴世勋那里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上次没怎么看菜单。他不是说有空可以过去慢慢聊来着,那就去看看呗,反正也没东西吃。打好主意,往口袋里踹了几十块钱,把钥匙塞上衣口袋里就出了门。
    推开咖啡店纯木制的门,便听见一声来自于吧台的“欢迎光临”。
    “哎,鹿哥是你啊。子韬呢。”那人抬起了头,看清了来人说道。
    “子韬值班呢,我懒得煮饭就来坐坐。一杯香芋奶茶。”找了个座位坐下,冲着吧台说道。
    “看吧,说你会喜欢的。”
    “只是不想喝茶了而已,偶尔换换口味。”和张艺兴待在一起的时候养成的喝茶的毛病,比咖啡清淡,却一样提神。忽然又想起以前工作太多熬夜的那段日子,两个人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对着两台电脑,一台满屏的文字,一台满屏的线条,张艺兴的手上还多了几张纸和一支笔。大厅暗黄色的灯开着,暖暖的。
    他回忆的时候,吴世勋已经调好了奶茶,向他走过来。鹿晗下意识地让了位置,便于他放下饮品。
    两杯饮品放下来的声音,鹿晗疑惑了一会儿,便看见吴世勋坐在了他的对面。
    “现在很多人都没下班,这里也没什么生意。怎么,说说你的想法呗。”对着吸管吸了一口,望着鹿晗,“奶茶的话,我比较喜欢巧克力的,虽然味道比较甜,但是就是莫名很喜欢。”
    “我的想法?哦,我知道了。”鹿晗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
    重头跟吴世勋说了杂志上的格局给自己的启示,然后说起了自己昨天想了挺久的方案,用手比划了几下,以便于对方能听懂。
    吴世勋认真地听着,时不时附和几句,沉思了一会又提出一些改进的意见。虽然这个场面应该是设计师和店主交流的感觉,但放在他们身上却好像认识了挺久的朋友,在规划未来的生活一样。
    “看来我们挺投缘的啊,许多地方的想法都一样。”交谈告一段落,吴世勋笑笑,原本向前倾的身子靠到了坐着的沙发上。
    “废话难不成你的头是方的啊?阿,开个玩笑。”鹿晗见对方一脸疑惑,无奈地撇撇嘴,“怎样,方案采纳吗?”
    “可以考虑。过几天我去联系一下设计师。”吴世勋看着鹿晗,“有兴趣来观摩一下,或者打打下手吗?看你的设计天赋还挺高。”
    “别了我最烦这类东西。需要帮忙叫我一声,子韬有我电话。”刚说完,便看见两位女生走进店里,“你忙你的去吧,我去找点吃的应付一下。”
    “行,这杯奶茶算我请。”站起来,俯下身喝完最后一口奶茶,嚼着珍珠说完这句话,便向着走进来的女生走了过去,“欢迎光临,请问要坐在哪里?”
    鹿晗端起杯子,对着吸管狠狠吸了几口。确实挺好喝的。

    后面那段时间吧,吴世勋的店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不过开店没多久就重新修整店面也是少见,嘛,要是没有鹿晗的话,也没必要这么麻烦。吴世勋可没有什么完美主义。正值月初,月中发行的杂志刊物在排版审核的时候,当然这与鹿晗没什么关系。所以鹿编辑有了短暂的闲适时间,每天处理完为数不多的稿件后,就下楼去帮吴世勋鼓捣他的店面。有一两天几乎没事干的时候也和吴世勋去了建材市场挑挑拣拣,寻找着能令两人都满意的材料和装饰品。时不时两人因为意见的不同吵一两句,又会因为同时相中同一个材料或想到同一个新的想法而相视一笑。说白了,比起黄子韬,鹿晗更像和吴世勋许久未见的朋友。
    一两周的时间,装修工作就见了尾。自从上一次去建材市场的途中,路过了自己以前的初中,鹿晗便一直想着要找一个机会回去看一下。某天工作告一段落后,鹿晗没有去吴世勋店里,而是循着以前的记忆来到了学校的门口。已经是八点多了,除了初三的教室里零零散散亮着灯外,校园里一片寂静,小径旁的路灯因为许久未整修而随意散着灯光。鹿晗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说服了门卫,进了校园。以前的教室在记忆中似乎不太显眼,但足球场,应该就是回忆最多的地方了。
    变化不大,草地应该有一段时间没有整修了,没过了脚面。不知道是哪一次射门的时候用力过猛而把外围网砸出的凹陷还在,还有那盏打破了灯罩的灯,现在依然在球场上空亮着。
    从球场角落的足球架上取下一个足球,随意一踢便将其踢到了场上的另一边。追过去截住球,又带着往对面的球门跑去。
    一个,两个,三个。鹿晗在昏黄的灯光下奔跑着,汗水不知不觉已经浸透了衣裤。有多久没有如此畅快淋漓的在球场上奔跑了。最近一次似乎是艺兴的篮球比赛,但毕竟没有多上心。
    真的很想念当年和朋友们在足球场上的感觉,哪怕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也是最美好的回忆。
    “梆!”球打在球门的金属框上,发出与黑夜并不协调的声响,格外刺耳。
    鹿晗望着球门正出神,忽然感觉右边有一样东西向他飞过来,下意识地用手接住。
    一只足球。刚才那只足球怎么着也不会自己飞回来。
    “鹿哥!”熟悉的声音。
    球场边上,少年正笑着看着他。
    “世勋?”眯着眼睛看了会,确认到。
    “来一场吗?”声音大声了点,似乎是喊出来的。
    “来啊!”笑了笑,手上的足球拍到地上, 向声音飘来的方向飞去。
    
    足球飞进球门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这场比赛并没有胜负。
    两个精疲力尽的少年并肩躺在绿草地上,因为头顶的暗黄却刺眼的光线而眯着眼睛。
    “没想到世勋的足球也这么厉害。”
    “鹿哥也是啊。说真的集体比赛的结果不一定,但单挑还从来没有人能赢过我。”
    “这还是我第一次玩双人足球赛...对了,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偏了偏头,望向右边的人。
    “路过。听子韬说这里是哥的母校,心下好奇就进来了,没想到你也在。怎么,哥是来找回忆的吗?”眯着笑眼,望着头顶的星星点点。
    鹿晗迟疑了一下,还是道:“算是吧。如果真这样的话那还是挺巧的。”
    “哥初中发生了什么记忆深刻的事吗,可以值得重回一次校园。如果没感觉错的话哥应该不是那种太重回忆的人。”
    “记忆深刻...应该是开始对足球感兴趣吧,还有...”顿了顿,“遇见了一个很重要的朋友。”
    “是吗?那个朋友怎么样了,为什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前不久刚结婚了。我回来也只是...给自己放个假。”
    “原来是这样。哥你知道吗,初中的时候,也有几件对我很重要的事呢。”
    “嗯?是什么?”
    “不告诉你。”
    “切,我可以回去问子韬。”
    “他也不一定知道。”
    “呀你小子玩儿你哥是吧!”伸手就往身旁的人腰间戳去,两个大男人在球场上闹个不停。
    天上的星星还是零零散散,若隐若现,唯有被灯的光芒隐去的两颗星越靠越近。
 
    能陪鹿晗打篮球的,除了张艺兴,还有黄子韬,而能陪他踢足球的,除了吴世勋,还有谁呢?

    那天晚上,鹿晗似乎睡得格外香甜。有多久没睡这么踏实了,自从搬离小屋,到现在了吧。

    "吱呀"一声,装修完顺手漆红了的小店的门被推开。
    "欢迎光临。"吴世勋连头都没抬,只顾着工作台上的一切。几分钟后,端着一杯饮品走出吧台。
    "柠檬绿,谢谢了。如果还想再来一杯奶茶的话,直说,我请客。"
    "来呗。"
    柠檬有点儿酸啊。冰凉的触感似乎使酸味更明显了点儿。鹿晗皱皱眉头。自己似乎更喜欢甜甜的感觉。
    放下饮品,望着吧台内工作的吴世勋。
    装修完后开业第一天,又是午饭过后店里较冷清的时候。
    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改了四五篇稿子,眼睛有点儿累,抬起头来揉揉眼睛。
    正看见吴世勋坐在自个儿对面。
    "怎么想着来我这了。"
    "子韬家光照太可怕了。大热天的用人家家空调不太好。嗯,没人没环境闷得慌。再说了,这店装修总有我一份功劳。"
    前言不搭后语。以前怎么就没嫌弃过子韬家的条件呢,一个人改稿不是乐得清静。
    拿过鹿晗喝了一半的柠檬绿,也喝了一口,"喝惯了甜的,一下子喝酸的还真有点不习惯。养生就养生吧,也不需要。年轻着呢。"
    "是是是,你年轻,我都已经半五十了你才二十出头,我造什么孽被你一小孩拐上sweet tooth这路。"
    "这杯我领走了,右边有香芋,好好工作。"取了左边的柠檬绿,又喝了一口,转身向吧台走去。
     几分钟过后,眼前的电脑界面依然停止在已修改的第五篇结尾处。
    "世勋阿,教我做奶茶呗。"

    在北边一座小城不起眼的小巷子里,有一家环境挺不错的奶茶店,嗯,也蛮养眼的,木屋风情十足,还有两个帅哥坐镇吧台,唔,我也想去看看。

    "鹿哥啊,还有没有芒果?"
    "哎哟喂你等等我去看看。"点了保存,从椅子上冲向后面的仓库。
    "需要多少?这里只有三杯的量了。"
    "就三杯就三杯。"
    "来了来了不好意思久等了啊姑娘。"对着吧台前姑娘笑了笑又一猛子扎进仓库旁边的小隔间。
    "鹿哥——"
    "哎哟喂我的祖宗啊你还让不让我好好写东西了?"
    "去啦去啦煮一锅仙草,等会闲了送杯奶茶给你。"
    说了也怪了,鹿晗跟吴世勋学了不久,其他的学得挺好的,有些还超过了吴老师的水平,可就这奶茶,似乎总是少了些什么。

    嗯,是什么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