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安的向日葵w

【Always Here】
【第一人称】
【边伯贤x金泰妍】
【第一次写完的小短文(从来没想到居然是BG)】
【返回来看看感觉自己文笔有点脑残(???)】
【继续存文】
【希望边伯贤能幸福 希望金泰妍能幸福❤】

#边伯贤

我叫边伯贤,出生于1992年5月6日,今年二十二岁。
从小到大,我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一名歌手,在那个广阔的舞台上,安静地唱着属于我的歌。
所以,我才会去参加那个比赛,并且光荣地成为SM众多练习生中的一员。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并且我也知道我可能会在这里耗费我为数不多的青春,甚至一直耗费下去。但我还是要试一试,因为,这是我从小的梦想,我想要为它,努力一次。
没想到幸福来得那么突然。
在我的练习生生涯才开始半年的时候,就被公司列入了预备男团的名单里。
就是在我得知消息的那一天,我第一次和她见了面。
她叫金泰妍,少女时代的队长,天生适合歌唱的灵魂舞者,我的女神。
好像就是因为她,才让我更加坚定的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那天,我和钟大从练习室出来,心中正被喜悦充斥着,一路上有说有笑。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出现在我的面前。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脚步匆忙,头发被微风吹得稍稍飘起,露出好看的脸庞。看到前面的我们,渐渐放慢了脚步。
我不禁愣了神,手足无措。
钟大鞠了个躬,叫了声前辈好。看到旁边的我没反应,用脚直接往我腿上一戳。
一个吃疼,猛然把我惊醒,惶恐的鞠了个躬,还差点一个不站稳往前冲。
她向我们点了点头,快步离去了。
目送她的离去,心下一阵懊恼,这样一来,我给他的第一印象,应该就是,鲁莽的后辈了吧。
想什么呢,她又不一定记得住你。甩甩头,继续往前走。
钟大调侃着我,说我就像是对一个姑娘一见钟情了一样。我回了他一句,什么啊,这只是一个小粉丝看到大偶像时的正常反应罢了。
嗯,这只是一个小粉丝对大偶像的喜欢罢了。
晚上想起这一幕,心中还是一阵狂喜,毕竟能见到女神,真的是件超级开心的事情,更何况,以后,说不定还有同台演出的机会。这样一想,兴奋爆棚,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来翻滚去。
我的新室友朴灿烈在一旁学着亦凡哥哥敷面膜,看到我这个样子还吼了一句,边伯贤你见鬼了啊。我抱着被子,望着他白花花的一脸,嗯,确实是见鬼了,那个鬼是你。
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再见到她。直到准备出道时,我们接到一个通告。
当时,她和少时的美英前辈和徐贤前辈组成了子团体TaeTiSeo,主打歌《Twinkle》的MV正在筹拍中。公司忽然突发奇想,想让我们这个刚发完预告片还未出道的小团体的几位成员去客串一下,积累人气。
那几位成员里面有我。
走进拍摄场,就被cody姐姐拉到座位上,开始化妆。看到cody姐姐手里的眼线笔,不免在心中无奈了一下,回去眼睛又会疼了吧。
姐姐画轻点吧,不然回去他眼睛会疼的。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条件反射的要站起来,鞠躬,打招呼。
泰妍前辈好。白贤后辈好。
一个愣怔,才反应过来,毕竟预告片已经发出了,知道我的名字也是很正常的事。但心里还是莫名奇妙的存有一丝期待。
这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吧。
几个月后,在一个打歌节目上,我再一次见到了她,也第一次,听到了她的现场。
她们表演的时候,我正在后台做着上台前的准备,还是忍不住跑到了舞台边,观看了她们的表演。
她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具有穿透力,让人沉浸其中,再加上这首歌的曲调和舞蹈,都无比适合她。又或者,是粉丝眼里出全能的缘故^^。
不禁入了迷,站在那里好久没有离开。直到俊勉哥找过来让我去准备造型,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那一次的舞台是她们的一位。她们在舞台的左边,我们在舞台的最右边。这是整个舞台上,距离最远的两个位置。不过我还是很开心,至少,真的能和她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过,我想,这是每一个粉丝都梦寐以求的吧,我的梦,实现了。
日子也就一天天的这么过了,随着我们渐渐受到喜爱,通告什么的也逐渐多了起来,绕着世界到处跑通告,忙得忘记了时间。
SMTown演唱会也开了好几回,渐渐地,我们与公司的前辈们也熟络了起来,也许是因为,我们身上,也有着他们之前的影子。包括她。
之后,我们渐渐成了很好的朋友。或者说,成了很好的姐弟更贴切。
我以为我一直把她当成最好的姐姐。可是后来,我发现我以为一直都只是我以为。
也不知道这份感情什么时候变了味。也许从一开始,只是我一个人在自欺,骗自己说,这只是粉丝对偶像的爱,弟弟对姐姐的爱罢了。
现在一切证明是我想错了。因为越来越密切的交往,我渐渐发现,我已经不满足于喜欢她的声音,喜欢她的样貌,喜欢她的性格。我喜欢的,是她整个人。
多希望,她是属于我的。整个人,都是属于我的。
原来一切,命运已经帮我决定了。
如果可以重来,我很希望自己不要再喜欢上她。
因为我们都是艺人,艺人身上背负着太多太多的东西,除了自己的名誉,自己的利益,还要考虑团队成员,以及对外界的影响,更加的,是对公司利益和名誉的影响,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毁掉的,不只是两个人。作为一个艺人,需要考虑的太多太多,我不可能像普通的少年一样,看到喜欢的女孩子可以义无顾的去追,去抢,收获属于自己的爱情。
是的,我不能。所以,我还是选择,把这份感情藏在心里,默默地,将它掩埋在内心深处。
但它,已经在我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越想要克制,那份感情就越汹涌,积满了整个胸腔。有好几次,都想找到她,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是一个男人应有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能这么做。每一次想要踏出的脚步,都硬生生的收了回来。我无法判定这是不是胆小,但我知道,比起坦白后的渐渐疏远,我更喜欢现在这样知心姐弟的相处模式,因为我并没有被讨厌。
不知不觉,到了2013年末。那时的我们凭借咆哮,走到了歌谣界的顶峰。从一位的奖杯,渐渐到歌谣大赛的金曲,再到国际,地区上的一次次大奖,一步一步,推着我们向上爬。这一切来得依然那么不真实,但每一次奖杯上冷冰冰的触感,却那么真实得要命。
那一份要坦白的勇气,也随着人气的增高,渐渐被磨去。一切,貌似已经准备要划下一个句点。
2014年,少时姐姐们的恋爱消息一个接一个地传出来。先是允儿前辈,再到秀英前辈,然后是美英前辈。这时候的她,压力一定很大。因为她是队长,她有她的担当。
当时的她们正在准备新专辑,好几次我路过她们练习室门口,都看到她一个人蹲坐在角落,脸上挂满了努力训练的汗珠,和一份令人难以察觉的疲惫。
真的很心痛。真的有好几次,都想冲进去,抱抱她,给她一个肩膀来依靠。但是,这真的只是想而已。
因为在这样的一个紧要关头,我知道,我这样做,只会给她徒增烦恼。于她,于我,都不好。
而且我知道,她在躲我。从那次万圣节聚会后,她就一直在躲我。
少时的前辈路过我们练习时的时候,经常都会进来打个招呼,和我们聊聊天。一般这种时候,都会坐在我旁边的她,却总是走到离我最远的地方。在走廊上碰面的时候,都只有一声简单的招呼。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让她那么费尽心思地避开我。我自认为我的感情已经隐藏得很深了,难道,还是被她看出来了吗。
或者,是她也发现了什么。
心里一跳,赶忙挥去了这样莽撞的想法。想什么呢,真是。
2014年2月14日。情人节。那天很冷。
那天我们都很闲,早上结束了训练之后,下午就基本上没有任何事情了。也许是因为节日的氛围,平常闹腾得不得了的室友们,也包括我,难得的挤在一起,安静地看了一场电影。
那一场电影,讲述的是男孩和女孩大学认识了四年,并且一直深爱着对方,可是直到毕业,都解脱不开心里的顾虑,从此只能错过。
不知道为什么,平常看电影总是哭不出来的我,偏偏今天眼泪一直在流。
有时候,顾虑太多,也不是好事。钟大俯身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便回房了。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心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金泰妍,你为什么躲着我。
越想,心里越堵。
拿起外套,决定出门散散心。
门外一片灯火通明,因为是情人节的关系,街边一对对情侣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路说说笑笑,满街都弥漫着一股浪漫甜蜜的气息。
我和他们一样,漫无目的地走着。只不过,我是一个人。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下意识地,就向右拐了个弯。
一个很陌生,有很熟悉的地方。她们的宿舍。
抬头望了望,数了数楼层,她住的地方,还亮着灯。
就这么静静地站在楼下,抬着头。
一秒,两秒...
一分钟,两分钟...
纠结了好久,还是拿出了手机。
睡了吗,没睡,可以出来一下吗。边伯贤。
就算是被拒绝,也可以断了我的期望,胡思乱想吧。也没亏。
如果真的...
一阵脚步声响起,我把手机收进口袋,抬起头便看到了她。
她只在睡衣外套了一件风衣,随意扣了胸前几颗扣子。
我走上前,把我手中的外衣披在她身上,手还未离开她的肩膀,搭在上面。
伯贤...
一个没忍住,上前一步,抱住了她。感觉怀里一阵冰冷,那是她脸上的温度,透过衣衫,浸入心底。
我还在犹豫。几秒钟的沉默无言。
泰妍啊...我喜欢你。
终究,还是说出口了吗。
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心里只想,多贪恋几分钟拥抱她的感受。
一双手渐渐环上我的腰。
伯贤啊,以后在人前,要叫姐。
闷闷的嗓音从胸前传来,差一点,没有听清楚。
像第一次碰面那样,我再一次愣了神,可惜这一回,没有钟大来提醒我。
又是几秒钟。
所以,人后,我就可以只叫你泰妍了吗。
这是我想过的所有可能中,没有出现的。
在风中,就这样待了很久。
我的第三个梦想,实现了。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很久了金泰妍。几天后,我问她。
你说呢。还有,旁边有人,要叫姐。

#金泰妍

我叫金泰妍,出生于1989年3月9日,今年26岁。
从小到大,我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一名歌手,在那个广阔的舞台上,安静地唱着属于我的歌。
而距离这个梦想的实现,已经过了七年。
2007年,我与成员们以少女时代的身份出道,距今,已七年。
到现在,我依然在为着这个梦想而努力奋斗着,带领成员们,一步步继续向着巅峰前进。
原以为日子就会像现在这样,每天忙碌而充实地过去。最好的打算是到了三十几岁,能碰见自己的另一半,然后离开这里。
只是没想到这个计划会被他打乱。
那一天,公司要开会,不过因为我收到通知的时候,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所以脚步格外匆忙。
在走廊里快步走着,远远便看见两个男生有说有笑的向我走来。出于礼貌,我不得不放慢了脚步。
站在右边的男生看到我,恭敬地叫了声前辈好。左边的却不知在想什么,愣了一下才打招呼,还差点撞上我。
要是在往常,我一定会平和地和他们聊上一会。但是现在,迫于时间的紧迫,我只是点了一下头,又继续向前走。似乎听见后面有人说了一句你怎么跟一见钟情了似的。不过也没怎么注意,心里满满的只是想着不要迟到。
根据公司的说法,似乎是想像SJ前辈一样,将少时三大主唱组成一个小团体,出专辑。名字和主打歌已经确定好了,其他的让我们一起协商决定。
我心里不免翻了个白眼,每一次都让我们自己协商,哪一次公司不是已经帮我们决定好了。
和美英,徐贤回到宿舍,洗了个澡,抱着被子窝在床上。忽然想起今天冒冒失失的小后辈,和后面那句耐人寻味的话。刚想继续琢磨下去,就听见秀妍她们赶那讨论公司预备男团的事情。
莫名其妙觉得这事情和那两个男生有关,就凑了过去。嗯,好像今天也在会上听到了这个消息,但也只是一句话带过,就没怎么在意。
也不知道我们八卦妍从哪来的资料,上面印着所有人员的名单和名字。一个个看下去,基本都是很眼熟的练习生,在练习生名气都挺大的样子,还有几个在曾经的男团企划中出现过。
忽然往下看到了两个很陌生的名字,上面的照片却熟悉得紧。金钟大,边伯贤。这不就是今天看到的那两个后辈么,真是可爱的弟弟们。以后总会打交道的吧,毕竟这次公司看起来很郑重。不过哪次不郑重。嘀咕了一下,继续爬上床去追寻美丽的梦境了。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11年年底。新男团的预告短片也一个接一个地放了出来。而我们,则以TaeTiSeo的身份,进行着紧张的训练。
忙碌了两三个月,歌曲已经基本录完,舞蹈也练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MV的制作了。听公司说,这一次,想安排新男团中的一些成员来参与拍摄,稍微客串一下。
面对公司这样的安排已经见惯不怪的我们,也没有对此发表什么看法。
到了拍摄这天,我们画完妆后,第一个镜头,与我们搭档的是朴灿烈。这是个很可爱的男生,无论是镜头前扮演的摄影师,还是镜头下的他,都让人感觉很好玩,不禁心情up up up。拍摄间隙我们和他聊天,他告诉我,他们组合里还有一个更有趣的男生,叫边伯贤。嗯,看得出来,确实...挺有趣。
第二天的拍摄,我再一次见到了他。当时画完妆的我从隔间出来,看到坐在镜子前准备画眼妆的男生,忍不住上前对Cody姐姐嘱咐了一句,化轻点。男生反应倒挺快,麻利地起身向我鞠了一躬,说泰妍前辈好。原来是他。
白贤后辈好。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冒出这样一句问候来。来不及思考,就被导演叫走了。
在他们出道后不久,我们也携新专辑与粉丝们见面了。这个意思就是,我们将要一起打歌。
某一次,在他们直播的时候,我被美英拉出了化妆室,跑到舞台旁围观。说实在的,对于这首歌,我并不怎么感冒。但是,还是站在台旁看完了这个表演。
没想到,他小小的身躯里面,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能量。他会红的,一定会。
不禁一个哆嗦,前面那句话,貌似也被人用来形容过我。忽然感觉我们挺像的,对这个弟弟的好感度好像也上升了不少。
不过后面那句话,却也成了许久后的顾虑。
在后来的交往中,渐渐了解到,原来他是还我的粉丝。心里不免小小地开心了一下,想想明日之星也曾经是自己的粉丝,成就感还是爆棚的。
和一开始的印象一样,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弟弟,让人不免有种想要保护他的冲动,却也同时被保护着。自己的慈母心又泛滥了啊。诶不对,怎么说得自己有多老一样。
因为太渴望有一个弟弟,所以对他的宠爱也日益见长。
这样的结果就是,有好几次徐贤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姐你是不是喜欢上伯贤了。每次我都忍住了想往她头上拍一掌的冲动,十分认真地回答她说,这只是姐姐我对于弟弟应有的关怀而已,你身为一个团队忙内,是不会明白的。她嘀咕一句,那怎么没见你对我们这么宠爱,还有,明明伯贤也比我小来着我怎么没这种感觉。
笑话,像你们这么能闹腾的妹妹有八个,像他这么可爱的弟弟在我心里可只有一个,关怀当然要给后者才能有回报^^。
嗯对,真的只是姐姐对弟弟的关怀罢了。
如果我知道那回报是现在这样子的,关怀是不是应该给前者才是正确的。
忽然有一天,发现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子了。或许因为是女人,才会那么敏感,感受到自己内心微小的变化。
好像自己对于伯贤的感情,和以前有了那么一点点不同。不再是前辈对于后辈,偶像对于粉丝,姐姐对于弟弟的感情,而是,想和他像恋人一样相处。
金泰妍你真的是疯了。他可是你弟弟。
不愿承认又能怎样,最后还是喜欢上了。
小时候觉得自己当一个歌手的梦想好遥远,现在成功实现了这个遥远的梦想,却又嫌弃这个梦想所带给自己的枷锁。
这把枷锁叫利益。身为公司手下的艺人,无论愿意不愿意,都要以公司的利益为重。如果因为你的个人原因,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你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的后果会是什么样。大不了解约嘛。解约又怎么可能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想当年韩庚前辈解约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打官司历时之久都是有目共睹的。胜诉了倒好说,一旦败诉了,公司可以以各种方式压制你,并且那高额的违约金足够让你一辈子被绑在公司里。
为什么我要是一个艺人呢。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是不是就能无所顾忌地去追寻自己的爱情,然后像自己想象的一样,找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平平静静走完这一生。但是,一旦走上了这条追梦的路,就不能回头。
和我预感的没错,他和他的成员们正处于事业迅速上升期,已经拿了不少大奖,正在一步步向我们走来,将与我们并肩走向顶峰。我不能因为我的感情而毁了他。
所以金泰妍,对不起了。现在的我作为泰妍,还是决定把你的想法关在心里,让它随着时间远去吧。
没办法像从前那样面对他,所以只能选择躲避他。也许这也是胆小的一种表现吧,但是为了他的未来,自己牺牲一点,好像也没什么。所以伯贤,请加油吧。
最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时候我很恨自己的直觉,因为它总是那么准。少时的危机再一次来临了。
14年年头,允儿恋情曝光,不久之后又到了秀英。
恋爱消息一经曝光,负面新闻总是会有的,饭圈里总少不了一阵风雨。看着这一切变故,忽然心里一阵愧疚。作为队长,没能保护好自己的成员,自己的团队,自己是不是,很无能啊。
因为要出新专辑了,所以只能强打精神练习。每每练习过后,总是习惯性的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望着天花板发呆。真的感觉心好累。秀妍她们也一直在开导我,说这一切并不是我的错。可是心里,总还是有一道过不去的坎。
见识过了恋爱曝光后的架势,心中那份感情也就越想抑制。可是却总是有种渴望,渴望在自己劳累的时候,有一个肩膀来依靠。
也不是没见过伯贤眼里因为我的刻意疏远而露出的并不明显的失落,那一瞬间也曾有过动容,但是理智还是将它压了下去。
就这样吧,挺好的。
2014年2月14日,情人节。那天很冷。
已经恋爱的那几位,都和男朋友去度二人世界去了。还有的回了趟家,到最后,宿舍里就只剩下了我和秀妍。
既然宿舍只剩我们两个人,那么出去走走?她提议道。
虽然天很冷,但看着外面繁荣的景象,还是答应了她的提议,收拾收拾东西出了门。因为是情人节,外面热闹得不像个样子。无论向哪儿望去,都能看到一对对情侣。因为是旅游城市,外国情侣,跨国情侣也不少见。
许久没有来逛街了啊。是啊,一直都在练习,都没有时间出来逛逛。哎,我说泰妍,你不会还在纠结那事吧。坐进咖啡馆的角落,她忽然对我说。
纠结...啥事啊。就你喜欢人伯贤这么久还在纠结坦不坦白那事呗,还有啥。
听到她那么直白的话语,心里不免咯噔一下。姐妹就是这样,和你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找到了点就直接往里戳。因为,她知道你不会生她的气。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既然被看穿,就承认了吧。不过还是很好奇,自认为隐藏那么深的情感,是怎么让身边人轻易察觉的。
也就你一个人觉得自己藏得深。像是听得见我的心声似的,冷不防来一句。我们还不了解你么,也许你自己都没发现的时候我们就察觉出来了,你对伯贤,绝对不是姐姐对弟弟的感情。私底下,我们看着你一直在躲避,都为你心疼着呢。只不过,我们也明白你的苦处,再加上最近的事情...沉默了一下。
我的眼睛一直盯着桌布上的一个图案,心里乱成一团乱麻。在咖啡上来之前,我们就这样相顾无言。
其实这次拉你出来,也是想帮你一把。她们知道我会留下来,所以出门的时候,都嘱咐了我一句,让我照顾好你,还有,让我劝告你坦然点。要是真的喜欢,去努力一次没什么不好。顾虑太多,也不是件好事。姐妹们都希望你幸福。我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不都挺过来了,你还在怕什么。她一边抿着咖啡,一边小心翼翼地诉说着。
原来她们这么在乎我,原来我也并不是一个人在并肩作战。想到这里,原本无措的心情渐渐舒展开来。谢谢你们,我的姐妹们。
秀妍似乎看到我渐渐绽开的笑容,笑着说,别太感动啊,这都是作为姐妹应该做的。时间也不早了,喝完这杯咖啡,我们也就回去吧。
深夜。秀妍住在隔壁的房间,早已熄了灯。整栋楼层,貌似就我的房间里,透出暗黄色的光亮。我坐在床上,手里抱着笔记本电脑。明明很困了,却舍不得睡着。
就是这时候,我放在一旁的手机叮呤一响。
手往旁边一捞,手机就到了我手里。解开锁一条短信赫然出现在眼前。
睡了吗,没睡,出来一下吧。边伯贤。
深呼吸一口气,手机丢回床上。走到窗边,便看见楼下在寒风中站着的身影。看起来等好久了,可是为什么刚才才发来短信。
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从衣架上拿下风衣,一边套一边向门口出去。
平常经常做的事情在这段时间显得异常忙乱,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慌张什么。
直到下楼梯的时候,我心里都还在想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到底要不要拒绝。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我已经踏下了最后一个阶梯。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抬起了头。在寒风中,没有怎么梳理的头发被风吹得有点凌乱,有几缕发丝模糊了视线,令人看不清眼前。
刚想用手去拂开眼前的发丝,背上就传来了一阵暖洋洋的气息,肩膀上的热量显得犹外突出。
抬起头,便对上他复杂的神色。
伯贤...我轻声唤他。
有什么是吗。还没等我说出口,肩膀上的双手猛地收紧,使我撞入一个温暖的胸膛。
心跳不可抑制地加速着,那一刻的世界显得特别安静。
今天的时间为什么过得这么慢。每一次无言都像经过了一个世纪,可是看看钟表,仅仅只是几分钟,甚至几秒钟。
泰妍啊,我喜欢你。
心里咯噔一响,真的,要做出选择了吗。
金泰妍,你也不想拒绝的对吧。
像是走过了无数的坎,今天终于踏上一片平整的大陆一样,忽然之间,我变得坦然了。
手缓缓扶上他的腰,渐渐环上。
以后,在人前,要叫姐。
我不会说什么肉麻的话,也不会真正做到坦然将心事直言出来,但我知道,他会懂的,他一定会懂的。我了解他。
伯贤啊,不管前面有多么猛烈地风浪,让我们一起面对吧。
我们只是相爱了而已,并没有错不是吗。
谢谢你,伯贤。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很久了金泰妍。几天后,他问我。
我偏过头去。你说呢。
傻瓜。

#金钟大

嗨你好,这里金钟大。要是没记错,我也是有在伯贤和泰妍的爱情故事里打了个酱油的对吧。所以番外没有我怎么好意思呢~
容我深思一下,为什么我要去怂恿他告白啊,明明要让他多纠结一下才好的。不过也算了,那几个月除了节目上,其他的时候他都像是有心事一样,不是在一旁坐着发呆,就是在一旁坐着玩手机,或者在一旁坐着...呃,抱歉,话题是不是跳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有没有人好奇我是怎么发现伯贤喜欢泰妍的事情的呢。
其实从一开始,这件事情已经有点眉目了。也就只有伯贤那个小傻瓜觉得自己隐藏得很深。不过在我面前,貌似也没有很想刻意藏着就对了。
还记得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吗。在我和他一同进入公司的这半年里,每一次在走廊上遇到前辈和练习生,他总能比我先反应过来,拉着我一起打招呼,并且可以很大方地接过话头,和他们聊起天来。
第一次例外,是我们得知自己进入预备男团名单的之后,回宿舍的时候。走廊上,我们遇见了脚步匆匆的泰妍前辈。虽然我还是反应慢了半拍,但依着平时的习惯,条件反射的鞠了躬。这一次,反应真正慢半拍的主人公变成了伯贤。头向下低的时候看见他愣在原地,出于为他的安全和名誉着想,脚轻轻向外一勾,踢到了他的小腿。
终是反应了过来,向前辈问了个好。可是那一个不小心没站稳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忍嫌弃他。好在前辈也没有怎么在意,点了个头从我们身旁走过去了。
看着在一旁好不容易清醒的伯贤,一下子起了想逗他的冲动,调笑的说了一句,你怎么像对一个姑娘一见钟情了一样。
不知什么时候回到原来清醒的语气,一本正经告诉我,这只是小粉丝见到偶像的正常反应罢了。
嗯作为现在的我很想穿越回去告诉他,那根本不是正常反应...要是每个粉丝都在见到偶像时能楞那么一会,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子了。不小心再次偏题,请见谅^^。
你说我当时怎么就傻傻相信他真的只是对偶像的喜欢呢?不过,在当时也许真是这样的。
因为队内分组问题,宿舍和练习室也分成了两部分。我和他并没分在一个小分队里,所以后来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面。
再后来见到他们两个同时出现的时候,让我默默腹诽了许久。你说边伯贤怎么就天生会交际,无论和谁都能聊得起来,要是他愿意随便拉一个人分分钟亲近给你看。
所以你应该能想象我看到的是怎样一幅画面。差不多一年前见到偶像还紧张得没站稳,现在他和他的偶像一路说说笑笑,像亲姐弟一样,亲近得不得了。嗯,作为死党,这样的画面绝对不能忍,不能忍。
于是我毅然绝然到他们跟前,揽过伯贤的肩膀,然后华丽丽的...被无视了。
泰妍前辈倒是一脸疑惑看着伯贤视我于无物,不过边伯贤...
边伯贤你丫绝壁是故意的!!见色忘友你够能耐给我等着啊!!诶好像哪里不对...莫非鹿哥上身了?
回到宿舍,朴灿烈用“像是被自己女朋友抛弃然后自己兄弟也懒得理你的手上的比格犬”来形容了我一番,后果是他被我抛出去的刀里里外外伤了个遍,嗯感觉还不错。
不过话说回来边伯贤,你不会真那么迟钝吧。机智如我,边伯贤他那点小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就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这事,我也看得一清二楚。每次看向前辈的眼神,已经不满足于弟弟对姐姐的信赖和关怀,那满满爱意也就只有他自己和泰妍前辈看不到而已。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先让我为自己的中文水平自豪一下。
我是不是有必要推他一把?
算了吧,以我们现在的身份...还是等他自己慢慢参透吧。
我哪知道这个慢慢参透的时间需要历时一年之久。
当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心意的时候,我们正处于事业的最高点。忘了是哪个舞台下,他很难得的安静了下来,一个人窝在后台沙发里,耳朵里塞着耳机,像是想要与世隔绝一样。作为新世纪好兄弟的代表之一,我严重怀疑他是不是哪根神经又不正常了。
他的脸上一片阴云,纠结的小表情如果被粉丝看到了一定会大呼可爱。可惜我能感到他心里的无奈与不安。所以边伯贤,你是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吗。
几乎是同一个时间段,我也发现了泰妍前辈的不对劲。两团相遇总是和伯贤走得最近的她,不知怎么的忽然和秀妍前辈一起黏上了俊勉哥。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感觉...疏远了。
女孩子的心意我怎么参得透。所以只能在心里有点点小小的猜测,并且,预感这会是真的。
同为艺人,我明白他心里的顾虑。如果他只是单恋,我可能会放任他不管。但如果是双向暗恋的话...作为和他们关系都还不错的旁观者,完全不想看他们爱得如此辛苦啊。
所以情人节那天,看到因为电影而哭的他,才会去想要推他一把。
有时候,顾虑太多,也不是好事。
我知道他懂的。对于我的心知肚明,他应该也不会有多惊讶。
边伯贤,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地步了,之后的路,你自己掂量着走吧。
第二天早上,我看见了窝在被窝里睡得无比香甜的他。看起来事情是成了对吧,所以以后,泰妍前辈,咱是不是该叫你嫂子了?
嗯...才不想承认这个幼稚鬼比我大那么几个月。
不过,祝你们幸福。
最后,边伯贤你小子,下次再敢有了女朋友忘了兄弟,我一定想法设法拆散你们,我金钟大说到做到!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