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安的向日葵w

【朋友】
【友情向】
【张艺兴x鹿晗】
【两个傻白甜的前世今生(误)】
【好久好久好久以前的一篇文 找个地方囤起来】

张艺兴是鹿晗的朋友。
从初三开始,到现在,一直是最好的朋友。
说来,他俩的认识,也是一个巧合来着。
鹿晗很喜欢踢足球,经常在放学后,和一帮足球爱好者们在学校的球场上踢上一两个小时。
升入初三后,这个习惯依然没改,虽然,一起踢球的兄弟换了一群又一群。
不记得是哪个星期四,放学后,依着习惯又去了足球场。
“鹿晗鹿晗,传球!”一个球向着鹿晗飞来,旁边的队友叫道。
鹿晗向前了几步,眼看右脚就要触到球了,左脚下却一滑——糟糕。
心里叫着不好,身体却不自主地向下跌去。右脚上的里没法收回,正中飞过来的球,因为倒下的关系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嘭”鹿晗赶忙从草地上爬起来,跑向球场边书本散落一地的正在手忙脚乱收拾的少年。
“同学,你没事吧,我...对不起啊是我不小心,要不要去医务室看一下?”帮着少年捡起了最后几本书,对他说。
“没事没事我又不是小女生,刚才球只是打在了书本上,我没伤到。”接过鹿晗递过来的书,放在垒成一沓的书上,“谢谢。”
说早便急着往前走,好像有什么急事。
“喂!那个...初三四班,鹿晗!”转过身望着少年匆忙的背影。
“七班,张艺兴。”少年边走,边说道。 

升入高中,鹿晗坐在新教室的座位上,百无聊赖地转着笔,眼神望向窗外。
“同学你好,我可以坐这里吗?”
“阿,当然...诶你不是?”鹿晗将头转了回来,看清身旁来人时,明显睁大了眼睛。
“高一六班,张艺兴。”瞳孔也一下放大,同时浮现出来的,是可爱的小酒窝。
“六班,鹿晗。”
“又见面了啊。”
“是啊,这么巧。诶原来你和我同级啊,我一直以为你那个小身板是初一初二的学弟——”
“我现在应该比你高。”
“怎么可能——”站起来。
“喏。”张艺兴用手比了比自己额前。
“真是...”不甘心的又坐下。
“不过我真的比你小,91年的。”拉开凳子,坐下。
“哇,那你还和我同级,没开玩笑吧。”
“小学跳过一次级,咋了。”
“...学习好了不起啊。”

就这样,两人成了同桌。
鹿晗的文科较好,可是理科却有一些缺漏,而张艺兴的文科平平,理科却有点儿拔尖的趋势。两人也就这样互相补缺补漏,打打闹闹到了高一下学期。
“喂老张,准备要分科了,想好文理了吗?”某个自习课,鹿晗撑着头,问旁边的人。
“差不多吧。你呢?”翻开书本。
“得得,我们一起说吧。3,2,1——”
“理。”
“理。”啧,异口同声。
“哇你别吓我,你要去学理科?”张艺兴吃惊地望向旁边的少年。
“干嘛啊你,不是很正常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我鹿爷脑子好得很,理科那玩意完全应付得来。”
“啧,难。”翻了个白眼,眼神又回到了翻开的书本上。
“切。”

啧,孽缘。
开学,两人又在同一个理科班遇上了。
“哟,这不那谁,老张嘛。”
“嘿,鹿爷,您老怎么在这。”
爽朗地笑着,撞了撞胸,手握在了一起,捏了捏。

“大学报哪呢。”
“啧,又来。”
“3,2,1——”
“理工。”
“理工。”同时。
“....鹿爷,你打算去理工学文学?”
“哇,你神人啊,怎么知道的。”
...真正的神人是你吧。

故事,也没什么可讲的,从初中的头次见面,和高中的同班,也就告一个段落了。写出来,只是想,把自己对朋友的,一个期待,记下来。看起来是十分明朗的故事,也希望,一直明朗下去吧。

理工大学。
张艺兴报了建筑工程系。至于鹿晗,他还真的跑去了理工读了文学。
两人的课表基本上是错开的,去的教室也很少有重叠,所以,在大学就等同于断了联系。
不过,这样说,也不妥。
理工很大,所以里面的球场也很大。足球场和篮球场是挨在一起的,中间只隔了一个铁丝网。
鹿晗的毛病仍然没改,还是在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课后,和不同的人在足球场踢足球。
阿,忘了说,张艺兴的篮球打得不错。
也就是说,每天,他们可以在中场休息的时候,隔着一张铁丝网,聊聊天。
不不不这太矫情了。两个大老爷们没必要这么肉麻,最多就是,看看对方的比赛,对方望向自己时,做一个不良的手势,或者喊几句有损士气的话罢了。
说回来,运动场旁边,围观的妹子可不少。
鹿晗的颜,啧,怎么说,还算看得过去那种,一休息的时候,你们也懂吧,就会有一群女生,拿水,拿毛巾,什么的冲上去,那简直,啧。
围观的张同志如是说。
诶你还别说,老张那人啊,还挺贤惠的,洗衣做饭打扫家务什么的,样样精通,学习还挺不错的,重要的是心眼儿大,对谁都好,脸嘛虽然比我差那么一点点,但还是挺符合大众口味的,也算是女生喜欢的那种类型吧哈哈哈。
挥洒汗水的鹿晗又踢进了一个球,旁边一阵叫好。
嗯,我是谁?
哦忘了和你们说,我叫金钟大,是一名摄影师,张艺兴的朋友,呐,也算是鹿晗的朋友。我们在工地上认识的。
我是来干什么的?
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我呢,是来为艺兴的婚礼拍摄VCR的。
阿对了,又忘了说,艺兴要结婚了,我们先恭喜他步入爱情的牢狱哈哈哈。
在婚礼上,他说想放一段关于回忆的VCR,算是彻底向单身的日子做一个告别。他的回忆嘛,不过就是学校和工作,学校的话,就和鹿晗脱不了干系。
所以,我们这不就是站在他大学的球场上咯。
“哎鹿爷,我不会踢足球,我们来一场篮球赛呗!”坐在场边看鹿晗踢球的那位,忽然站起来向球场中挥洒汗水的男人喊道。
“得阿,上次我赢了你,你不是还不服气来着。”

大二某一个周末,他们两个打了场双人篮球赛。
13:12,鹿晗win。
“不行了不行了,鹿爷,咱以后再战!”双手撑着腿,汗水滴落在地上。
“好好训练吧你就,以后工地上有得你忙的。”
“好好执笔吧鹿作家,下一次,你绝对打不过我!”
“切,不一定哦。”伸出一只手。
“啪”握上去,相视一笑,撞了撞肩。

“今天可得拼尽全力啊,弟媳妇可赶着看着呢!”右手拍着球,对眼前的那人笑说道。
“那废话。”说着,手快,拍下鹿晗手中的球,向他身后的球篮跑去
“哟来真的。”说着,赶紧回防。
“艺兴加油!!”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眼神焦急而又自豪,还带着满满的爱意。
挺幸福的他们。
手中的摄像头没有停下,一直跟随着球场上的两位主人公。
他们,到底是指谁和谁。

按理来说,大学生活应该是很惬意而又快活的吧。
不过说真的,倒也确实。
两人选择的都是自己十分擅长的科目,毕业完全不是一个难事。
如上所说,两人的异性缘也还是不错的,女朋友也谈了一两个,虽然,最后都分手了,不过他们好像也不怎么在意。
大四,就是学生们的实习期了。
张艺兴修的是建筑工程系,成绩也算拔尖的,很快,便在一家建筑公司争取到了一份实习的工作,不过只是一些为前辈画画草图,写写规划这一类助手的工作罢了,毕竟,还没有哪个公司大胆到会启用完全新人的方案。
鹿晗的,相对来说,对口工作就宽泛得多。说来,他们两个都是挺顺利的,鹿晗没多久也通过家人的介绍,到了一家杂志社做了实习文字编辑,就帮那些投稿来的文章改改瑕疵,提提意见,回回信什么的。
这就是实习生的待遇啊。
两人的公司还算挺近的,但离学校却较远。两人一合计,中了,便在公司附近找了一个小公寓,租了下来。
公寓不大,一室一厅一厨一卫。
两个大男人的话,应该,也够了吧。
反正也就一年吧,凑合凑合着过了,房租也不贵。
鹿晗的工作是不定数,随时都可能加班,但是上班的时间却比较晚,有时候可以直接把工作放在家里做,而张艺兴的工作却是规律得很,出门很早,回家也很早。
所以每次鹿晗回到家时,桌上总有一桌饭菜等着他,如果回来得早,饭菜就是热的,张艺兴说不定还叼着筷子等着他,晚的话,也会有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他回来就会打开微波炉,当然,自己热。有些时候,那人也会在沙发上睡着,感受到动静,朦胧中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地望着鹿晗。
而张艺兴呢,早晨匆忙中被自己弄得一团糟的厨房会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来不及整的床铺也会被整理好,甚至还会换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床单和被套,头天晚上放在洗衣机里的衣服会出现在衣架上,有的甚至已经干了。
当然,鹿晗也总会在衣柜中,看见今天晒的衣服安静地躺在里面。
完美的生活。
要说有什么瑕疵吧,应该就是每天晚上两人的睡觉问题。
睡一张床,想得美,鹿晗怎么会让你上去。
所以,一个人睡沙发是不可避免的。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张艺兴腰伤犯了的时候。
他腰是老毛病了,可能是小时候没有注意好,一受凉就会疼,可劲儿疼。
鹿晗说着,望向少女。
所以,弟媳妇啊,以后记得长点儿心,备点暖宝宝什么的,天一冷就给他贴上,晚上忽然疼的话,那啥,给他暖暖床。
想到那年的事情,两人又相视笑了笑。
我们借来了当初他们租住的那间小房子,房主起初是不愿意的,但是听说当年的房客要结婚了,也许是想着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吧哈哈,就同意了。我们四个,就这么堂而皇之地重新走入了这间小房子。
话说,有点儿挤。

说到当年,也挺苦的,都不知道我们是怎么活下来的。现在这房子,当年住还觉得有点儿宽松,现在却觉得挤了。
艺兴窝在沙发上,望着电视发呆。
当时的电视还是那种,比较老式的,因为这房子有些年头了,应该是很久以前买的,放在这。
是啊,当年。诶,你还记得吗,就那件事。
别提了成吗,丢人!

嘿,那年。
大学毕业后的某天晚上。
鹿晗转正了,去掉了实习两个字的他,加班的几率大大减少了。某天下班,用钥匙打开房门,却发现房中漆黑一片。
疑惑着打开灯,果然,一个人都没有。桌上,当然也没有饭菜。
老张人哪去了,加班?总该和自己说一声吧,嘟囔着,放下手中的包,去了厨房寻找可以用来当晚饭的东西。
张艺兴毕业以后,也被公司留任了,正式成为了一名建筑策划,虽然工作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但现在却可以自己设计建筑草图,而不用按照别人的指示做事。
鹿晗煮了碗面,望向墙上老旧的钟,已经九点半了。从来没有这么晚回来过,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打了他手机,关机。
心不在焉地吃了口面,眉头轻微地皱了一下,啧,胃都要被他惯坏了。
食不知味地塞下面前的那碗面,有了点饱的感觉,心却还是空落落的。
张艺兴这家伙还没回来。
开始不安起来,他到底去哪了,这么晚没回来,是头一回。
再等一会,十一点前还没回,就,出去找吧。
打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着。看着看着,就放了空。
九点五十。手机上清楚地显示着。
鹿晗拿了大衣,准备出门。忽然,开门声响起。
张艺兴低着头,一脸酒气地出现在门口。
鹿晗的眉头皱得更明显了,冲过去把人扶住,关上了门。
把人架到客厅,直接扔了下去。
张艺兴重心不稳,直接坐到了地上。
“说吧,为什么买醉。”鹿晗只是站着,望着摊在地上的人。
眼前的人没醉,鹿晗肯定。他不敢。
“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支支吾吾的。
“是个男人就别吞吞吐吐!有什么事麻溜点儿说!”挨着地上的人坐下来,斥道。
旁边的人没说话,坐正了些,起身直接向厕所跑去。
鹿晗也只是坐着,眼带怒意地望着前方。
张艺兴吐完,红着眼眶低着头,回到了客厅。
鹿晗的眼神望向他,怒意减了几分,心疼和疑问多了几分。
“我的提案,被毙掉了。”深吸一口气,说。
“妈的就这事?你就可以去外面喝得一身酒气?”
“不是,我...”
“我知道你有你的脾气,你要去找一个地方发泄我他妈随你!但你敢去伤害你自己的身体,我鹿晗就不能不管!你自己身体有多弱你又不是自己不知道!有什么事不能说给兄弟听?非要去伤害自己?别急着解释,把你那所谓的自尊心先放一边,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这天气这么冷,腰伤又犯了怎么办!”说着说着,眼眶也泛了红。
张艺兴只是呆呆的,想插话又被堵了回去,现在,所有想好要说的,全都说不出口。
想好要辩解的,准备这项提案用了多久有多用心,还有那可爱的自尊心,甚至连我的事不需要你来管这样过分的话,差点就一个冲动,说出了口。
所有的,都被堵了回去。还好,没有冲动。
“...对不起。”
“你的对不起说给谁听?!”气消了点,忽然发现自己有点儿激动过头了。
“阿,那个,我也只是担心你,说话有点儿冲,你...”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知道我不会照顾自己,所以,以后,还是要麻烦你了。”心情舒缓了一点,好像今天从办公室走出来的那口气,终于顺了。
头一次接受失败,头一次,发现有比成功更重要的东西。所以,完全坦然了。
哪怕整个世界都坍塌了,还有你呢,朋友。

“什么事啊什么事啊,艺兴,和我说说呗。”女孩儿一脸好奇,望着张艺兴。
张艺兴刮了刮女孩的鼻子,笑笑,不说话。
“我看咱还是别提了,真丢人。”鹿晗揉了揉太阳穴。
“哎我说,你在工地遇见我那会,不会还是住在这地方吧。”我问道。
“那会儿啊,就这家伙一个人住这。”
“可不是,承担比以前多上一倍的房租啊,你倒轻松了,我可苦着呢。”鹿晗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打趣着说。

终于还是有人慧眼识了珠,在张艺兴工作的第三个年头,就是毕业后两年,有一家大客户看中了张艺兴的一项建筑提案,是关于一栋商业大楼的,不过其中还有不少地方需要慢慢商榷,但是整体思路和建筑外观还是挺令大客户满意的。
当然,张艺兴再怎么说还是一个新人,他的提案虽然被相中了,但由于经验不足,整体方案由另一位经验丰富的前辈接受,而他则负责工地这一块。但这一切已经让他十分满足了。
这边这块地离公司挺远的,也就是离那间公寓挺远的,所以张艺兴有很大一段时间和施工人员一起住在工地旁的活动板房内,将鹿晗一个人丢在了家里。
“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的胃有多辛苦,也就三年而已,居然认主了,没他煮的饭菜就不舒服,哎我说,弟媳妇你可有福了啊,摊上这样一个伴儿,可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可得好好珍惜。”
“肯定的啦鹿爷,随艺兴这样叫你不介意吧。”女孩靠在艺兴肩头,偏过头问鹿晗。
“没问题。你以后也叫他老张吧哈哈哈。”
那么,从现在开始,这就不是我们之间专属的称呼咯。

就是那段时间吧,张艺兴遇见了这位女孩。她是一个工友的女儿,长相挺标致的,性格也挺好,贤惠,善良。偶像剧女主的标配。
“还别说,我从来没想到自己可以遇见这样的女孩。挺幸运的其实。”来到那栋快要竣工,已经成型的大楼前,张艺兴搂着女孩说道,脸上尽是幸福。
“就是忽然有一天,老张半夜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恋爱了,把我着实吓了一跳啊这,大半夜的打扰我就为这事真是。”
“你们交往快一年了,就准备结婚了?”
“否则呢,我父母观念很死的,早成家他们早安心。”
“新婚快乐啊老张。”对着摄像头,真挚地,说。
“以后结婚,记得回请我阿哈哈哈,我还记得这顿饭钱呢!”
“一定一定,你当兄弟我谁呢!”一脚踢向那人的腰,快要碰到时收了力。
他腰不好,记得备暖宝宝。
他心气高,容易生自己的气,这好办,让他生你的气就成。别让他因为一点儿小事就伤害自己的身体。
他很重孝道,多陪他回老家看看。
他....
新婚快乐,他。

张艺兴的婚礼上,我做了他的司仪,鹿晗是他的伴郎。
放完那段VCR,我默默地把话筒递给了张艺兴。新娘疑惑地看着他,又一下想起了什么。
“刚才那段视频,好像说了很多的,很多的事,关于我很多的回忆的事。现在想来,好像这么多年的回忆里,总少不了一个人的身影,我的好兄弟,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今天的伴郎,鹿晗,鹿爷。”
鹿晗点了点头,笑着望着他。
“其实两个男人之间吧,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突然想提一下他,还有,谢谢他。那么多年了,我都是在外闯荡,身旁也没什么人,就只有他一个,虽然有些丢脸的事情吧,但是也只有他知道我也放心。”说着,两人都笑了。
“看吧看吧,没什么好说的。就,谢谢吧,我一辈子的好兄弟。”
“新婚快乐。”说了不知道几遍的话脱口而出,还是笑着,看着眼前的人。
 
婚礼结束后两天,鹿晗一个人来到了当时他们合租的那间小房子。屋里面的陈设基本没变,除了那台电视已经换了新款。墙上的旧钟还在苟延残喘着,时间时快时慢,却还是准的。饭桌上空荡荡的,沙发上空荡荡的。那间小小的卧室,旁边摆着的医药箱还在。以前买来放着备用的暖宝宝,虽然过了期,却也没人丢。灰尘没有多少,看来房主还是经常打扫的。这么多东西,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房主说,和你一起合租的那个人,在你走后,和我说,在有新租客前,房子里的东西,能不能先放在那里,有新租客了,他再来清理。
留着干嘛,怀念么。
对房主说了声谢谢,便踏出了房门。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踏入房门的半小时前,也有一个人,曾踏出同一扇门。
 
鹿晗是晚上的飞机。
他说过,等攒够了钱,要出去旅游一趟。
以前的想法是捎上张艺兴,现在,他可没兴趣去当电灯泡。
他只叫了我去送他。在安检处,我和他告了别。
“路上小心!”
“我没什么可担心的,重要是张艺兴那小子,他媳妇儿照应不过来你可得衬着点!”
说罢,背对着我手挥了挥。
看吧,临走也不忘那个傻小伙。不过,为什么要走呢,旅行计划不是三年后的事情。
 
走还是不走?
3,2,1——
走。
走。
 
不是他张艺兴无情,而是他鹿晗不得不走。
 
哦对了,那场篮球赛。
13:14
张艺兴win。
 
他鹿晗,还是张艺兴最好的朋友。
一辈子,最好的兄弟^^
 
有空再见!

评论

热度(17)